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lpmm】终章

高能预警

架空*

lpmm*

慢热*

多cp*

重度ooc*

如果以上没问题,那么,祝您观看愉快。

========================

        在lp和mm已经手拉着手迈入了婚礼殿堂的很多年后,lp突然问起mm为什么当时会用魔法将垃圾弄乱是不是他太帅对他一见钟情,mm笑的特别开心,说是是是被你帅到了我不这样搞谁给你英雄救美的机会啊,怎么?不高兴啦。lp特郁闷,说本来浪漫的樱花树下一见钟情的相遇硬生生的变成了在垃圾堆里爱的凝望这种感觉还是很不同的。mm一听就乐了,感情你老嫌弃我啊,不过当时啊,可能被窗外太阳闪昏了脑袋吧,现在回忆起当时记忆力里只有大片大片的阳光和你。lp附和道,对啊对啊,当时根本想不到你会戴着我送的戒指去见我家长啊,只觉得你这人真非和真漂亮。mm一把摁倒lp在地上殴打,lp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mm嚣张的笑脸只觉得好笑,这个当时(现在也是)酷炫叼拽的人现在是我老婆啦,每天给我做饭还洗衣服别提有多乖巧啦。那时的自己,大概根本想不到吧……

        那时的lp还是三阶的战法师贵族里的纨绔子弟,mm还是没研发出启示的差生小混混,那时的两人才刚刚相遇,那时的两人还不知道这个人会陪伴自己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直至人生尽头。


        lp抱着没有自己那本的一堆机械课作业晃悠晃悠走进办公室时mm正在打扫办公室清洁,这个不幸的活总是由年级上最后一名同学来承担。lp龙飞凤舞的在作业未交表上写上了无,刚要走时却发现扫地的少年一直在看自己,少年有着很飘逸的头发,一看就是杀马特贵族的那种,严肃的校服硬生生被穿出了非主流的时尚感,五官却出奇的漂亮白净,尤其是那双握着扫把的手特别白。

        “同学,麻烦你移下步,高抬贵脚别在踩垃圾了好吗?”少年变声期的嗓音有一种独特的沙哑,说不上好听但至少不难听。

lp下意识低了低头,看了看被自己踩的到处都是的垃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那个……我帮你扫吧……”

        天地良心,lp只是客套一下,哪知道少年干脆的点点头将扫把塞进lp手里,嘱咐道:“谢谢,记得扫完后倒垃圾,不要倒到楼梯口那个垃圾桶,要倒到后门那个,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说完少年飞一般的冲出了教室。lp听着楼道间响起的轻快口哨声脸都绿了。

       等lp收拾完毕,去倒垃圾时早自习已经上完了。lp偷偷摸摸从自家教室后门窗户往里看发现最后一排空空如也的两个座位后提着垃圾袋就往后门跑,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学校的后门在教楼的背后,极容易翻越的铁墙被几棵高大的梧桐树遮盖,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射出斑驳的光点,今天天气好的出奇,lp望着湛蓝的天空,学校红色的校旗格外显眼。

       “喂!前面两个,学生会检查!”lp对着前面两刚到铁门个红头发吼道。

两个红头发很不屑的转过头,轻蔑的瞟了眼lp,其中一个扛着乐器包的红发开口:“要一起就快点。”

        “是是是,马上就来。”lp忍着揍人的心快步跟上,望着近在咫尺的后门问,“这次怎么搞?学生会加了阵法,还是你们哥姘头加的。”

        这个住宿制的学校除了周末开放的前门就只有后门可以在平时通过,一般后门都有特殊的魔物看守,但不知为何,那只守门的蝙蝠在这学期就消失了踪影,学生会几次想重新安排魔物看守却被学校拒绝,无奈之下只好设了阵法。不过……这个阵法大概在开学第二天就要消失了吧……lp默默为阵法点了个蜡。

        “em那个傻逼的魔法你也敢信?如果是vp搞的或许还要留意下,但……”刚才没说话的那个红发,望着铁门上浮动蓝色的法阵极其轻蔑,敲了敲厚重的铁门,“这个是em设的嘛。嗯……让我想想说些什么……芝麻开门?”话音刚落,红色的法阵迅速展开,伴随着蛋壳破裂的声音,蓝色的法阵碎裂,蓝晶般的碎片碎了满地慢慢消失在空气中。

        扛着乐器的红发少年夸张的鞠了个躬,“祝em暴力婆的法阵一路走好,永别了。”

        “够了,is快开门,em很快快就会知道碎了,要来抓人了。”lp望了望宫殿般的教学楼,屋顶被阳光照的刺眼。

乐器少年is对着门锁飞快的搞鼓了几下,伴随着锁重重的落地声,lp从徐徐打开的铁门缝隙中看到了和平的白鸽自由的光辉。


评论
热度(5)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