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策藏】无题

一个段子【其实是脑洞】,避雷见tag


塔巴全身的血仿佛都要从胸前的伤口喷出,这不可能……他嘶吼着,这不可能!

他这大漠上桀骜的孤狼怎会在此倒下!

过度失血让他眼前发黑,他看着不断捅向身体的长枪,粹了黄金的长枪在大漠如火般猛烈的太阳照耀下闪烁着金光,就像一双眼睛。

他突然想起,在很早之前死在他弯刀下的那双眼睛,像他衣服般像这长枪般烟火稀疏的大漠黄沙般的眼睛,璀璨之至的金色。

他还清晰的记得他用弯刀剜下那双眼的触感,细腻带着颤抖伴着少年的嘶吼,让他如此沉迷至今难忘。

“他只是赌气离家来找我而已……”长枪的主人将枪又深深的插进他的琵琶骨,失血剧痛让他几乎停下思考。

纯度颇高的酒水浸入伤口,火辣辣的感觉让他又想起他虽早已腐烂却至今珍藏的那双眼,他听到长枪主人的说话声,就像失偶的孤狼:“你取了他的眼,把他的肉体拿去喂你的宝贝狼。”

“他的剑法还有几重未练成,我答应回来就陪他练……但你可让我好惊喜啊。”

就像来自阴间的细语,塔巴最后的意识便是长枪主人漆黑带着泪水的眼,这个如鬼般强大的男人带着他的枪送葬了他和他的手下,结束了他对这片大漠的统治。


评论(4)
热度(4)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