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奈因*abo*生子】关系3

高能预警*

过渡章*

宿管真麻烦*

由于lof主最近忙的飞起所以这篇周更时间大概是在星期五到星期六这两下周大概停更一周然后下下周更个多的lof主要战半期肝三卡画板报简直忙的飞起望体谅不过这周还是照常更新哒*

感谢基友被人骂手癌帅比还抽空检查*

时间仓促麻烦各位帮忙捉虫*

        在宇宙的航行无聊的让人发疯,那静谧的星空看上个数十百遍也就变得让人心生倦意了。

        克特靠在副驾驶座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时不时瞄一眼自己的搭档,那个专心致志开运输机的俄罗斯美人——莱茵。

        她在最近一个月才成为他的搭档,他以前的搭档是个死于车祸的中年男bata。

        在原搭档死后的第二天他就见到了他的新搭档莱茵,一个俄罗斯女omega。

       『初次见面,我是莱茵,请多指教。』对方在纸上很工整的写到。

        原来是个没用的哑巴omega,他不屑地想一直以来的教育让他坚信omega都是温室里的玫瑰,可现实却让他惊碎了大牙,莱茵开运输机开的简直神了,他差点以为自己搭乘的不是一艘老掉牙的货物运输机而是军队最新型号的战舰。

        “你是学这个的吗?”一到目的地他就兴奋的问。

        对方只是很腼腆的笑了笑,左半边脸在白金的发下看不太清。

       看来是个冷淡的人,他耸耸肩飞出运输机和匆匆忙忙赶到的接线员确认货物,他第一次这么快到达火星空间站。

        向火星运送食物是六年前火星地球交好后一个新型工作。

       他对莱茵的了解很少,只知道对方有两个beta家人和一个没见过面的alpha。

        大概半个月前,他亲眼目睹了莱茵的发情,这件事他向他的妻子炫耀了好久,要知道在这个omega稀少到都要灭绝的时代能亲眼目睹omega的发情是多么荣幸的事,克特觉得自己简直是被上帝选中的勇士,他这么告诉自己妻子,对方忍无可忍的用汤匙敲了敲他的脑袋说,万一对方是个危险人物呢现在哪有普通的omega在大街上走啊更别提出来工作了光是政府每个月的补贴都够买别墅的了,他不屑地撇了撇嘴一个omega能危险到哪里去啊,虽然……莱茵很厉害就是了。

        但也仅仅是厉害而已……吧。

        莱茵发情期来的很突然,刚脱离地球他就看到莱茵猛的弯下腰,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脸流下滴在柔软的地毯上,加深了颜色。

       “莱茵……你还好吧?”他焦急地解开安全带跑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背,掏出老板为了防止意外给的抑制药片给莱茵喂下。

        “界……伊……滚……”对方咬着唇似乎在说些什么,或许因为是个哑巴的缘故说出来的只是些模糊听不清的音节。

       克特有些急躁,还有大约两分钟就要进入第一轨道了,那是卫星最多的一个轨道,但也是前往空间站最快的轨道,若是换成平常克特觉得莱茵闭着眼睛都能开过这通过死亡率高达70%的地狱轨道,可现在……对方恐怕连那里是油门都不知道吧,他苦笑。

       号称绝对立即起效的抑制药却丝毫没有效果,莱茵还是痛苦的缩着身子,雪白地肌肤泛着喝酒后的微红,双眼无神,眉宇之间藏着诱惑。

        望着电脑上临近一号轨道的提示,克特心如死灰。

        果然当初就不该相信一个omega!走以前的轨道多好!那样自己也可以操作……他狠狠的想,他还有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如果他带着这批货物死去,那那沉重的货物钱就会压在他的妻子孩子上,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omega,为什么世上会有她呢?要是她早点死就好了。

       “要是你早点死就好了……”他低声说。

对方明显的僵了一下,似乎有些难过。但也是似乎,她所有的神情都没那长长的刘海掩盖。

        克特红着眼盯着莱茵的脖颈,那细软的皮肤似乎只要用刀一划就会彻底断掉。

他就这么仇视的盯着莱茵,见见靠近,耳边传来倒计时的声响一点一点远去他现在只看得见那泛红的脖颈和即将不过喷涌出的鲜血。

        温热的血滴在地摊上,化作更深的颜色更浓烈的信息素散在空中。

        而这却和克特想的大不一样。

         莱茵,那个他眼中瘦弱的omega用牙齿咬断了自己的小指,半截小指滴着血别扭的挂在莱茵的手上,她抓住操作杆,和以前一般熟练的老练的拉起,飞船加速冲入了一号轨道一点也没有因为失去小指而减缓速度,当然小指相比起其他手指来说对于操纵运输机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突然的加速直接将克特摔倒在地,他抬头看去,近在咫尺的秀发被汗水打湿散发着好闻的气味,优美的颈线没入工作服的衣领,如果他是个alpha就好了,这样就能闻道莱茵的信息素了……大概是很甜美的蛋糕味,他想。

        他突然想看莱茵的眼睛了,只可惜那双闪着星光的蓝眼睛彻底消失在刘海的阴影里。

        一到空间站他就慌慌忙忙准备下船找人来帮忙,刚起身却被对方拉住,拉他的动作很轻轻的惊不起蝴蝶,打包他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僵硬的转过头看到的确是莱茵虚弱的脸。

         对方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去,拿出她一直用来接交流的电子版在上面颤颤巍巍地写到『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克特几乎想吼出来,她刚刚可是为了保持清醒咬断了左手除大指姆以外的所有手指,而她现在居然说没有事?!老天,他在心里感叹,怎么会有这种人。

        克特闷闷的靠在椅背上看着莱茵联系她的家人向接线员说明情况并向公司请假,对方似乎因为太热松开了第一颗纽扣,隐约能看到里面的项链。他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刚刚想杀死对方的欲望还在心里翻滚,而他……却下不了手,他有种预感,要是自己真的掐上了对方的脖颈那死的一点就是自己,他开始感到恐惧,对这个社会最弱小的长期被圈养的omega产生了来自灵魂的恐惧。

        还没等他理清自己的思绪,莱茵就开启了运输船的大门,她的家人来了。

        这两人似乎是匆忙赶到的,其中那个紫色头发的还穿着深色的睡衣。

        老天,他听到紫色头发惊呼。

         他看着深绿色背起筋疲力竭的莱茵走出运输船。

         他看着他的搭档走向宇宙的另一边。

         他只是看着而已,那个紫色头发似乎腿不方便,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他还在临走前给他挥了挥手说莱茵是被标记过得啦,药没用让你吓了一大跳吧,先回去吧。

        国家为了保障生育,提供的抑制药只对未被标记的omega有效,还有增加受孕率这种副作用。

        他最后看了眼莱茵,对方被抱入了特殊的传送器,那金色的头发仿佛藏了星星。

        莱茵在五日后重新回到了工作单位,手上的伤被治的好好的连疤都没留,他在对方专心驾驶运输机时偷偷的瞄了瞄。

        莱茵将运输机稳稳地停在指定位子,将电子白板递给他。

       『抱歉,今天下午我有点事,工作可以暂停吗?』

       “啊,好的好的。记着给老板请假。”克特急忙点了点头。

        莱茵礼貌的笑了笑写到『谢谢。』写完便不在看他偏头望向了窗外。

         克特搓了搓手下了运输机他还有货物要和别人确认。

评论(14)
热度(117)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