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奈因*abo*生子】关系4

过渡章*

高能预警*

考前攒人品*

下章进入正题*

语死早*



        斯雷因跳下运输机,他微微弓腰尽可能的把腿收着,免得裙子走光,背后的人一如既往地盯着他不放。恶心的视线,他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但和往常一样他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像个女孩那样理了理略蓬松的头发。

         对方看他的眼神很隐蔽,绝不是一个普通omega能发觉的。 嗯,作为一个“普通的omega”,斯雷因告诉自己,必须得忍,就像他以前那样忍。虽然他以前从未因性别而被歧视。

         还在地球时他一直待在父亲的实验室,全身被插满管子,只有少数时间可以在外活动,没见过任何人。后来去了在那从不属于自己的星球,那里总有数不清的omega,他们和alpha一样被公平对待,甚至有不少的轨道骑士性别都为omega,bate反而成了稀有物种。

         而现在呢?他低下头,过长的刘海很好的掩盖住了厌恶的表情。 他就是alpha的附庸,生育的工具。六年前法官宣布他的处理方式是终生监禁时那轻蔑的眼神让他恨不得立马去死。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尝试过各种法式去死。拿头撞墙,吞铝制的勺子,咬舌,节食,用项链上吊……只有狱警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就算最后他嘴里被塞了抹布全身上下被绑上束缚带捆到床上输营养液,他都尝试过用针头让自己感染。

        直到那天伊奈帆的到来。

        那天天气很好,铁栏外的天空不时有小鸟飞过,白色的线条隔着自由擦过他的眉角。

       杀了我吧,他对第一次到来的伊奈帆说,他靠着会面室那把塑料椅子双手放在脑后,伊奈帆替他打开了手上的手铐。

        对方摇了摇头用很平淡的语气告诉他,艾瑟依拉姆拉姆女王希望他活下来。

         艾瑟依拉姆公……女王陛下的命令吗?他闭上了眼,眼泪夺眶而出。他很久都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久到他都快忘记那个温柔可亲的公主殿下了。

         我明白了,他像是失掉了所有的力气,颓然的捂住脸,我不会再去死了。

         如果这样能让您高兴的话,那么……无论怎样我都会活下去,我用我对您的爱来发誓,哪怕代价是我的尊严……哪怕我早已失去了这个资格。

         活下去。这三个字就像是诅咒般将他困在这世上,将他关进世界这个笼子。

          她高贵的女王陛下微笑着为他着想着,将笼子的钥匙塞进了他的肚子里。

           逃出来后的日子很难过,他每天早上醒来都会下意识的捂捂心脏,感受到那里传来有力的跳动才会松下一口气低头查看伏在自己身上粉毛少女的状况,叫醒身边熟睡的哈克莱特离开阴冷的桥洞开始新的逃亡。

        对,逃亡,整个城市都是寻找他的人。

        他们不得不在阴暗的下水道前行,时不时能看见寻找他的人踩过上面的井盖,吱呀的乱响惊起他们身边的老鼠。

          蕾穆丽娜的腿经过医治好了很多,或多或少能走点路,但大多时候还是得被背着跑。

        她明明可以得到完整的治疗……他有些悲哀的想,如果不是有他在的话,如果他死了的话…… 可他必须得活下来。


        你们走吧,他靠在十字路口的路灯边,对跟来的两人笑了笑,到这里就可以了。前面的路就连他也不知道是否能存活下去。

       x街,一条超脱政府控制的街道。里面什么事都可以发生,杀人就像吃饭般寻常。这是他唯一的去处了,作为一个死去的人,阳光的城市不属于他,属于他的只有阴暗潮湿散着尸臭味的墓地。

        但他们不一样,他们没有他会有更好的未来,而不是和他这个逃犯待在一起过着没有未来的日子。 他望了眼对面散着温暖阳光的大街,快走吧,那些人可能要来了。

        他转过身,走向他的墓地,背后的人会迎来光明,圣洁的天使穿着白裙将领他们走向未来,哦,还会治好蕾穆丽娜公主的腿。

         后领突然被人狠狠的抓住,他下意识回头,看到的是蕾穆丽娜飘扬的粉发,和打在脸颊上的巴掌。

        我们是共犯啊!粉发少女抓着他的领子,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里面闪着泪花,原本圆润的脸蛋微微凹了下去,白皙的脸有些发黄。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求助的望向站在后面的男人,却看到了坚定不移的眼神,深色的眼睛被阳光晒得发烫,灼的他视网膜发痛。

        我们是共犯啊! 我们……吗?他突然很想哭,但最终只是抱紧了还在哭啼的少女,摸了摸她微乱的头发。

        可以理解为……我们是同伴吗?他问自己。

        那……就快走吧,他替少女擦了擦眼泪,手上一片冰凉。

        同伴会这样说吗?他不知道,他从来都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东西属于他没有任何东西需要他,他自作多情的演出了一幕幕让人厌恶的戏剧。

        那……就慢慢学吧。 反正他会活很长很长的时间,直到他的胃酸腐蚀掉那把钥匙。


评论(8)
热度(105)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