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奈因*abo*生子】关系6

高能预警*

好久不见*

建议重温剧情*

(*/ω\*)*

终于见面*

既然女儿死了那就只好再生一个了伊总严肃脸*


界冢雪靠着休息室的门,她正对着把空椅子,不久前界冢奈因还坐在上面,或许现在连温度都还在。她耐心的等待着,顺手给自己点了根烟,熟悉的味道呛进咽喉,一点一点进入肺中反复翻滚然后离开,大脑放空的感觉就像在做梦。

有人和自己一样么?或许有吧……但那已经是很多年的过去了。

门外传来优雅的钢琴曲,由劣质音响播放出的效果不是太好。她跟着哼了哼,却怎么也想不起曲名。我真的听过吗?她狠狠地吸了口烟。


“界冢小姐?请问你在吗?”门外传来有序的敲门声,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真礼貌啊,界冢雪转过身打开了门将人放了进来,不大的休息室一下子变的拥挤起来。

界冢雪隔着烟雾看对面的人,恍惚之间她还以为她现在还站在丢卡利翁上为未来祈祷,回头就可以看到站在背后的弟弟伊奈帆,可现在回头看到的只有脱了漆的门板,斑驳的就像以前面前那人穿着的白裙子上繁复的花边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被海风吹的乱飞像是刚起飞的白蝴蝶。

“啊……艾瑟依拉姆女王……抱歉,我忘了。”她用手掐灭了烟,火星灼的她眼里都带了火。

“没关系的界冢小姐,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拜托你,帮帮奈君。”

“伊奈帆君……出了什么事吗?”

“他能开启塔尔西斯,他能开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罗亚特使用的火星机甲。”

“这不可能,我已经取消了aldnoah的权限才对。”

“可事实上,”界冢雪又点了根烟,袅袅烟雾缓缓笼罩了休息室,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鬼气森森犹如怨灵一般,“他已经启动了。”

“……难以置信。”

“拖那位omega,军队已经……容不下橙色恶魔了。”像是嘲讽般的,她在浓浓烟雾中透过艾瑟依拉姆的眼睛瞧见了蓝色的湖泊。


学校位于山腰,整个文化祭范围从山腰到山顶,街道可并排走5人,现在还差两米就会遇到一个拐角,拐角处护栏高一米,摊子上的招牌挂饰遮挡性可加入考虑……斯雷因飞快的思考着,诸多的念头冒上又被驱逐出脑海,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流密集的地区他都不会这般焦躁。

但这里,不一样。

那股橙子味……无时不刻挑逗着他敏感的神经,他已经能感到后穴的湿润,长期靠熬度过发情期的身体在接触到新鲜的信息素的瞬间就开始起反应,他能感到性腺渐渐发热,细小的电流在身体里窜上窜下,腰部酸软无力,渐渐支撑不起重量。

斯雷因深吸一口气,必须得尽快解决离开,他拿起白板写到。

『你……』能起来吗?

“姐、姐姐你愿意和我玩吗!”女孩激动的打乱了他的动作,褐色的脑袋伸到眼前,几缕柔软的秀发调皮的碰着他的脸。

哈?斯雷因有些搞不清状况。


奈因很兴奋,她像是在棉花上走路,身体轻飘飘的一步就能跳老远。

她总觉得她拉着的手过分的熟悉,给她的感觉十分亲密,但从头到尾奈因那短暂的记忆里压根就没有这双手这个人,没有那惊鸿一现的蓝眼睛没有柔顺的金发没有……这么熟悉的感觉。

哑巴的话记忆应该很深刻啊!她皱着眉绕过那个大弯。

可唯一能和记忆搭上线的就是那混了橙子味的薄荷味,她曾在爸爸那里闻到过混着浓浓橙子味的薄荷味,就像超市卖的橙子子汽水有些甜又有些冲。

嗯,爸爸的橘子味要浓一点,姐姐的是薄荷味浓一点。奈因努力嗅了嗅空气中渐渐浓郁的信息素,对方友好的蹭了蹭她还没发育的性腺。

“爸爸!我找到了!”她对着不远处的伊奈帆挥着手跑了过去,却被对方惊恐的眼神止住了动作。

“爸爸……?”她顺着父亲的视线,缓缓偏过头,目光所及处一片冰凉的亮光。

“好久不见了,界冢伊奈帆。”背后是温暖的身体,结了冰的声音。


评论(24)
热度(96)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