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奈因*abo*生子】关系7

高能预警*

来自追媳妇的伊总客户端*

我从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千呼万唤始出来*

↑快走*

艾瑟依拉姆雪姐即将上线*


握刀的手打着颤,他的声音沙哑带着明显的情欲,汗打湿了棉衣,薄荷味的香味和橙子味互相混杂,像是在庆祝这场久违的重逢。

他很久没在人面前说过话了,他花了太长的时间去扮演莱茵这个哑巴omega,渐渐忘了自己,忘了那漫天的炮火那闪烁的星辰,忘了那一场场血与泪的战役,忘了过去的骄傲和荣耀,忘了穿着白裙子的高贵公主陛下。他只是个平凡的人,每天起早贪黑,为了养活家人应付肥胖的房东,每天忙忙碌碌披星戴月。

他想走,可有人不放他走。

那个人让他时不时想起过去的一切,想起风吹开海面的壮阔,想起透过铁栅栏看到的晴天雨天,想起那人温暖的手掌和身上的橘子芬芳。

曾经的种种岁月在一个个身体的燥热后穴的瘙痒的夜晚在脑内重放,像部永不下架的老电影,剧情乏善可陈却无时不刻牵动人心。

后来这场老电影被放进了午夜电影院,每夜带着陈旧的橘子味闹得他恨不能去喝碗孟婆汤。

可他必须得活下来。

你要是死了就就好了,很多人都这样说。

他的同事被他杀死的混混……还包括计划救出他的蕾穆丽娜,无名的公主发着抖拿着枪抵着他的额头,斯雷因……你再也不会有这种屈辱了……那个alpha不会再对你……已经结束了……死了,就好了!

可他必须得活下来。温柔可亲的女王陛下在阳光下冲他笑的很温柔。

他曾忍无可忍在夜晚潜进图书馆查阅这方面的资料,最终被裸露色|情的说明闹得面红耳赤落荒而逃,空气中的橙子味无辜又可恶。

和那双红色的眼睛一模一样。

“把刀放下,”无辜又可恶的红色眼睛望着他又重复了一遍,“把刀放下,斯……蝙蝠。”似忽略料到这个名字掀起的腥风血雨,他换了个委婉的称呼。

盯着那红色眼睛,对方顺从收起了刀。omega对标记自己的alpha有刻在骨子里的服从,尤其是在发情期。

但哪怕是在发情期对方的反应也太乖顺了,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的女儿吓得都要哭出来了。

“变态!你想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斯雷因突然尖叫一声,顺势抱住奈因悄悄捂住她的嘴,抹了麻醉药的袖口贴着对方的鼻。

伊奈帆伸到一半想拉回奈因的手硬生生停在了半路。

“……”这是哪出啊?

“你想对莱茵做什么?”斯雷因这嗓子足足吸引了半条街的围观群众,在饶有兴致甚至还有打算出来帮忙的人中跳出了个紫头发,对方拉住奈因一把拍掉伊奈帆半空中的手。

“对!尾随莱茵到单位还不够吗?你到好,还打起她孩子的主意了!”紧接着一个绿头发拔开人群挤到前面,咄咄逼人。

围观群众中已经有人掏出手机护着孩子打算报警了。

“我没有……”伊奈帆苍白得劲解释被淹没在人群的讨骂声里,“这是我孩子。”

“你前几天跟踪莱茵时可不是这么说的。”紫毛嗤之以鼻。

伊奈帆看着斯雷因和绿毛打算逃走的背影,索性不再解释推开紫毛伸手去抓斯雷因,对方不知道为什么身手没有之前灵活,被绿毛拉着堪堪躲避后窜入人群中。

“站住。”声音里带着怒意,他冲着那姣好的背影吼道。

可对方的身影却很快被善良的围观群众挡住,甚至有群众上来堵他。

回头想抓紫毛,却发现紫毛不知何时也消失在纷扰的人群中。

干的真是漂亮。伊奈帆眼圈发红,推翻几个冲上来的人 ,借祭典的宣传柱一个翻身就上了屋顶,找准方向狂奔过去,空气中的薄荷味给他指明方向,他就像暴怒的狮子,恨不得将倾入领地的敌人撕成碎片。

这就像他们之间的无数场战役一样,圈套一环套一环,你追我打,你退我进,斗智斗勇,输赢都是家常便饭。

但这次,他必须赢。

评论(11)
热度(82)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