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奈因*生子*abo】关系8

高能预警*

一如既往的短小*

今天下午还有一更*

就此告别有生之年*

不出意外下下张就上肉然后开始谈恋爱了*

一如既往的扯淡*

乌鸦在日本貌似是吉祥物*

另外问下大家是喜欢我一小段一小段的发【斯雷因和伊奈帆一人一章】还是弄个大的【两章加在一起】*

——信任自己的omega。

这是alpha在高中需要学习的《omega》必修五的第一课也是唯一的一课。

这门课程十分重要,无论是大学招生还是单位录取,这门学科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它也是评价一个alpha的最基本一环。法律甚至规定这门学科没有达到a的alpha无法参加任何联谊会。

alpha们从进入初中的第一天第一节课就开始学习,学习如何保护照顾一个omega。

如何安全度过发情期并增加受孕几率,如何照顾怀孕的omega,omega心情不好时如何让其开心,关于家务劳动活的分配……以及如何信任自己的omega。

《omega》必修5花了整本书来说明最后一点,那手掌厚的数用大量的理论知识将为何omega会信任alpha是什么诱发omega的信任讲的极其复杂,甚至还扯到了基因和信息素的交合创造的感情链接。

看起来头头是道其实对得分并没有什么卵用,只要考试时能打动阅卷的omega老师哪怕离字数要求差的特远得个s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伊奈帆的同桌曾用十三个字得了个s回来。

他是我的一部分,我相信我自己。

据说这句话还被当做标答念了很久,而那个单元测试也是伊奈帆人生中第一个d。

虽说最后总测试盗用了别人的答案得了个s回来,但这单元在他心底永远是那个d。

他知道信任,但他的信任不是omega需要的那种。

他的信任建立在很多条件上,熟悉,同一战线,实力不如自己的。

而omega需要的确是完全相反的。他们要的是一种抽象的无条件的……让人费解的。

他也问过同桌,同桌现充的笑了:“我解释了也没用,你们单身狗是不会懂得,这是爱!”

后来他永远的留在了爱中,他的一部分做了一个军官的发泄物。

不可理喻,伊奈帆想。

斯雷因开枪又快又准,他刚刚瞥见那一抹白金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子弹。

银色的子弹破空而来,

斯雷因一个转身用刀柄敲昏附近几个帮他的群众,动作扬起的风掠过他白金的刘海,斯雷因直直的看着他。

昏暗的灯光,破烂的机甲,粘稠的血液,和他面前快哭出来的omega。

那时的斯雷因颤抖着,蓝色的眼睛带着海边的潮气,和现在的一模一样。

伊奈帆突然不想躲了,他停下动作,口袋里不断震动的终端就像生命的倒计时。

这次是左眼还是……心脏?

他需要一个答案。哪怕是游戏也需要一个继续的契机。

他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答案耐心等了很多年,从那个半夜看书的不解少年到被战火洗礼的强大的军人在到现在有了……的一个父亲。

他想知道那个标答的意义,他想知道所谓的信任,他想知道爱。

他太想知道了,但又太怕了。标记给了他一点暖光,但那其中夹杂了太多不确定因素。

两人之间隔的不是一座山而是银河,没有喜鹊的银河。

他们被性所锁住,他们会对彼此产生欲望,但那和感情有关么?

课本上没有的知识,他想知道的事。

继续还是死亡?现在已经是游戏转折的地方了。

斯雷因看着他,他也看着斯雷因。

模糊的紫色里飞舞着大片大片的乌鸦。

“奈君!”

评论(21)
热度(77)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