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奈因*abo*生子】关系9

高能预警*

ooc,ooc,ooc*

打斗(?)废的痛苦*

好了下章就是喜闻乐见的【哔——】*

有生之年*


你在犹豫什么?

“和我聊聊地球吧。”

你在害怕什——?

“够了!结束了……那个alpha再也不能……再见了。”

你在想些——?

“那个莱茵,就跟个魔鬼一样,被她盯上就死路一条。”

你在——?

“啊啊啊啊啊!”

————?

“斯雷因。”

“莱茵?怎么了?”房东女儿关切的问,“你脸色很不好的样子……发情期要到了就赶紧去找你的alpha吧!”

他一怔,眼前还是这个不大的房间。阳光穿透玻璃,照亮空气中漂浮的尘埃,茶水的香味混着两个omega的信息素味静静地环绕着整个房间,温暖的柔和的让人安心的。他坐在窗边,冷汗湿了一背。

{抱歉,没什么。刚刚有点走神,可以再说一遍吗?}他写道,指尖划过电子屏带来轻微的摩擦,就像是被亲吻般,一阵酥麻顺着手向上游走。

“真是的再说一遍就没感觉啦!”房东的女儿红着脸咬着吸管,“那我再说一遍咯……真是的,都是omega就别笑啦!”

“你觉得我和界冢伊奈帆在一起的几率大不大啊?莱茵。”

“斯雷因。”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他猛地站起来,茶杯被巨大的动作推到,滚烫的茶水顺着手流下。

{抱歉,我身体不大舒服……下次再聊吧。}他草草写了几笔,跌跌撞撞的跑开。

他的房间就在楼下,38步。只要38步就能回去。

37、36、35……他默数着,然后痛苦的倒在楼梯上。

远离自己alpha的代价比他想的远远要大的多,往常能靠毅力熬过去的发情期也变得更炼狱一样恐怖。噩梦、不安、恐惧、害怕、胆怯、犹豫……这些全都不属于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罗亚特,但是它们属于莱茵。

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强大的火星战士了。

他双眼发黑,恍惚之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所包围。

“伊……奈帆”,他叫着。怀抱的主人温柔的摸了摸他汗湿的额头,像对待稚童似得将额头贴上来轻轻的蹭了蹭。

还想要……更多……

他伸着手想抓住那人整齐的衣领,可指尖划过的只有夕阳无限的柔光。

他可耻的开始想念了,想念温暖的怀抱想念带着薄茧的手指想念那个沉默的人想念那段被豢养的时光想念那还没发芽就被舍弃的感情。

但他现在唯一拥有的,只有空气里飘忽的细微的橘子香。

回头吗……这不可能,他早已不再是笼中鸟了。



“你先走,带上雷莉离开这。”斯雷因将奈因放到路边的摊子上,他快到极限了。

“不……!”哈库莱特摇头,“我不会……”

“这不是命令。带雷莉先离开这,拜托了。”斯雷因一把拉过前面带着他跑的omega,像个盾牌一样把他挡在面前。

“你干什么?!”omega挣扎起来完全不顾形象,破坏力不提,范围攻击绝对是好手,一看就是身经百战。

“我拒绝。”哈库莱特趁着这个空当想拽走斯雷因。

子弹打在他的脚边,斯雷因不由分说将omega往他身上一推,抬手对着上空就是一枪。

“我的罪,终归还是要我来扛。”他听着斯雷因这么说。


斯雷因的枪法不错,很多人都这么说。

他应该很清楚才对。

斯雷因举着枪,到底还是犹豫了。这很难解释,很难说出斯雷因在瞄准时对着他的想法。

不想射中,不想射中,不想射中……就像着了魔一般,斯雷因将枪稍微移了一点。

反正也会被躲过,反正不会被打中,斯雷因安慰着自己,压下内心的躁动,扣下了扳机。

最后一枪了吧……手已经软的抬不起了。

他已经有点看不清店铺上的身影了,周围混乱不堪,躲避的,逃走的,视线所及处大片大片的都是彩色的招牌,它们扭曲成一团,消失在突然停下的红色眼睛里。

真是……还好没瞄准,斯雷因想。

子弹贴着对方头发擦过。

“奈君!”他听到女人刺耳的尖叫,他被狠狠地推到地上,手被拷住,粗暴的对待让他下身刺激的发抖。

枪、小刀被人夺走,手被拷住。

他缓缓的闭上眼。

“斯雷因。”他在昏迷前似乎听到了点熟悉的声音。

评论(14)
热度(76)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