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米英*魔法】hey,你就是那个留级的么1

高能预警*
ooc*
魔法大陆设定*
学院城参见青之驱魔师*
流水账*



符合一切老套故事,完全被用烂了的剧情。
阿尔弗雷德人生最黑暗的时间,遇见了他。
就像一道阳光驱散了阴霾般,阿尔弗雷德那麻木循环血液的器官,第一次活了过来。
“……”啊啊,是在说什么么?很温柔的声音呢。
应该是让他难以忘记的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内容,脑海中唯一清晰浮现的,只有那细长的手,修剪的整齐的指甲,越过火焰穿过阴暗的阶梯划过捆绑四肢的铁链,将他拉出地狱拉到新的一天拉到沐浴在那人的阳光下。
在那太阳永远不会下落之地,藏满了他最珍贵的记忆。
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细节,那模糊的碎片盈满发涩的雨水和腥甜的血液。
他再也找不到永不落下的太阳,找不到那个温柔的人。
无论是记忆还是现实。
似乎过往岁月只是他上课小睡时的梦,他的世界只有粉笔在黑板上枯燥的滑动。
他的记忆被分成三段,两年前入学典礼上向一位东方魔药师借钱开始之前的除了幼时一概不知,之后的连早上吃的汉堡是什么口味的都一清二楚。还有中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记忆断层。
“所以,快点还钱阿鲁。”扎着小辫子的东方男人面带笑容看着刚刚醒来的阿尔弗雷德,手里的铁锅举的老高。
“hero今天还要去拯救世界,所以……拜拜啦王耀!”阿尔弗雷德连跑带跳拿起抽屉里的汉堡头也不回的冲出教室。
“给我站住阿鲁!”王耀的声音隔着两层楼都能听到。
好险好险……阿尔弗雷德躲在二楼阳台的柱子后面和怒气冲冲的王耀擦肩而过。
哈哈哈哈,这点困难对hero来说不算什么!阿尔弗雷德靠着柱子喘着气,好!去下面哪家m记再去吃点汉堡吧!

“阿尔弗雷德那家伙躲到那里去了……跑得还挺快的阿鲁,”王耀念叨着敲门,破烂的木门被敲的吱呀乱叫。他刚刚绕着整个学院城走了几圈,比饺子馅还琐碎的药都买齐了,都还没逮着那个臃肿的黄毛,“啊……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哟。”
“喂,亚瑟开门是我,我带药来了阿鲁。”王耀觉得有点不对劲,门口布满灰尘的门牌都快露出原本的面目了,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静悄悄的如它很早以前的模样。
等等……今天不是……?!

阿尔弗雷德哼着歌,在风格迥异的建筑物重重叠叠的间隙穿行。夏季的阳光几乎天天光顾,各式各样的建筑物投下的影子笼上错中复杂的小道,琳琅满目的商品到处都是,稀有的矿石整齐的在商品架上闪闪发亮,没有来历的物件被彻底隐匿在黑暗的木箱。时不时从高空呼啸而过的巨型生物,和低空飞过的扫把转弯时被撞到的花盆。
“hey……麻烦给我5个汉堡,两个超大杯的可乐。”
“哈哈哈哈……又是琼斯先生啊。好的,请慢用吧。”服务员是个漂亮的小姐,这是她在这里工作的第三个月,她几乎每个饭店都能见到那个有着漂亮蓝眼睛的汉堡男孩。
“嗯,多给了个汉堡哦。”阿尔弗雷德看着放在最上面格外大的那个汉堡问。
“啊……哪个是礼物哟。这次又是第一名吧,实战考试。”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了。我是hero啊!”
“诶,这次骑士系的第一又是琼斯啊……”周围声音吵杂。
“真是厉害啊……从入校开始就一直是吧。”
哼哼……本hero可是超厉害的哦。
“那家伙力气真的超级大。”同学抱着肩膀抖了抖,刚刚考试时感受到的力度似乎从未离去,“超可怕。”
“……再可怕也没有召唤系的露西亚可怕吧,光是笑起来就让人想期权啊!”
那个本hero可是击败过的哦~
“喂,那个是首席啊,说不定我也可以……”
“继续保持倒数第一!”
“喂!你们……这次我可不是倒数第一了!”
“啊?还有哪个弱菜比你还弱么?不是人类了吧。”
“是亚瑟啦。亚瑟·柯克兰,那个留级生。”
“啊……他啊,以前不是很厉害的么,魔法首席啊。”
“现在也不行了吧,莫名其妙的没有了魔法……现在据说以前的力量是和恶魔做了交易,出卖了灵魂。”
“好啦,好啦,别说了,东西要凉了。”


“啊……吃的好饱,好!今天的hero也是如此的厉害!”阿尔弗雷德拿着可乐满意的走出了m记。下午要去干什么呢……继续去图书馆吧!hero一定可以找到的,关于那个不会落日的地方。
关于那个,荒原开花,冰川溶化,驱散乌云的人。


如果不睡觉的话

评论(1)
热度(3)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