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舞司黑羽】银沙1

高能预警*
虚荣*
这个版本的vox简直下水道*
来自被黑羽爸爸打爆的我*

海希安的天气一向不错,万里无云,稍稍往外探就能看到炫目的阳光。
永远的日出,被定格的时间。在这宁静洼地,战争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为什么战斗?为什么拔刀?黑羽心里充满了理由。
他的剑从不犹豫,纷飞的玫瑰花抵不上鲜血的艳丽。
他哼着歌,上一场的比赛还没落下帷幕,他现在有足够的时间擦拭他的剑,被抹去的鲜血可涂满红皇后所有的白玫瑰花。
“嘿!你有看到我的姐姐么?”出声的是个少年,他蹦蹦跳跳,戴着奇怪的耳机。
他似乎第一天来这,整个人透露着阳光和喜悦,陌生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在外面估计是个厉害的人物吧,可这里那个没有一段传奇的岁月呢?
“姐姐?不,我没看到。”黑羽头也不抬的继续擦着剑,少年还没等到他的回答就蹦蹦跳跳的问一旁逗鸟的费恩,连着被浓重的烟呛得直咳嗽。
奇怪的人,黑羽顺带问候了这里全部的人。

比赛就要开始了,黑羽站在门口等待。
他的老搭档早就在一旁吞云吐雾,白色的小鸟划过厚重的大理石砌起高耸的欧式建筑,残败的墙外的土地被血浸的鲜红。
他百无聊赖的盯着那不败的日出看,无聊的舞着剑,等待着那个迟迟不来的队友,喂喂……要是是柯斯卡那家伙可不妙啊。
“呜呼~对着电风扇吹气会有嗡嗡的电音声哦。”怕的没来,似乎来了个更不妙的。
早上那个问姐姐的新来少年,正手舞足蹈的拍他肩。
要跪啊,黑羽叹了口气。

舞司攻击起来就像一道风,黑羽也是刚知道舞司这个名字的。
这个想着姐姐的少年的攻击就像他唱的摇滚乐哼的小舞曲,又快又高。
“我的声音,谁都能听到!”他唱到,扩大的声音撕裂了苍穹。
黑羽的玫瑰花碎了一地。

我不喜欢那小子,他咕囔着对费恩说。
自己的好搭档笑的开心极了,但他确实是个好队友。

评论(16)
热度(14)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