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藏源】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小鸟

高能预警*
ooc*
源氏麻雀化*
灵雀变麻雀我要记恨一辈子*
少主藏x麻雀源*
也想写温柔的哥哥和心理丰富的弟弟*
lof为什么这个都要和谐我就想不通了*



半藏拿着喝酒的小碗往里面加着清水,白瓷小碗做工精细发着淡淡白光。半藏还没来得及放在桌上,源氏就凑过来喝。
半藏看着弟弟低着头喝水,总是上扬的眼睛低低垂着,眉眼一片陌生。
这是他近两年来第一次看到源氏。

“我想要的是……”源氏直直的看着他,他的声音已经变的低哑成熟,像极了夏季暴雨将至的天空。
“认清你的身份,源氏。”半藏忘了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失望还是痛苦或是别的什么,只记得源氏咬着牙眼眶发红。
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见过源氏。
无论是忍术的学习还是吃饭休息,源氏总有办法躲着他。
他的弟弟就像飘在岛田家的幽灵。

直觉告诉他弟弟这两年并不是他在下人那里听到的那么好,至少从运气那方面来说的话。
万分之一失败几率的忍术恰恰就被源氏给撞到了。
当老师捧着缩在一起的源氏给他说时,半藏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没想到总是被自己比做聒噪麻雀般的源氏尽然真的变成了麻雀。
柔软的黑色羽毛,尖尖的黄嘴,圆碌碌的眼睛玲珑剔透。
半藏看着源氏,对方也气鼓鼓的瞪着他,示威般的拍了拍翅膀。
“少主,二少爷他……不会飞。”老师凑到半藏耳边低声说道。
半藏在源氏越加愤怒的眼神里笑出了声。

等半藏笑完处理完这件事后,源氏已经睡着了。他霸占了半藏半个枕头,羽毛的随着呼吸缓缓起伏。
……没想到他这么胖。半藏摸了摸弟弟比寻常雀鸟大了不止一倍的身体,黑色的羽毛软软的就像玩偶。
他以前也经常这样摸着源氏,直到他的身高超过自己,直到源氏不在追着他喊哥哥,直到他们背道而驰。


源氏觉得糟透了,各种意义上的。比如他发现自己感人肺腑的运气,比如他发现他刚染的绿头发没了,比如他对半藏越来越浓的喜欢。
半藏看书的侧脸被烛火点亮, 眉眼间阴影深邃,薄薄的唇好看又冷漠,被摇曳的火花照的像是被剪碎的窗花,零零散散撒了源氏一身。
多么冷酷的人啊,却又那么的温柔。
源氏看着半藏,就像看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他躺过无数艺妓的大腿,和无数人在樱花树下巫山云雨,身上带着洗不掉的香粉味,却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咬着半藏的衣服抽鶮插自己,眼泪顺着就流了下来。

“醒了?要喝水么?”半藏侧过头,刀般的眉插入额发。
“……叽。”源氏顺着桌子腿爬了上来,虽然我不会飞但我还能爬墙诶,他恍惚的想着。
半藏明显也被吓了一大跳,反应了好一会才哈哈大笑,抖着肩膀去给源氏倒水。
笑,继续笑。真好看。源氏想,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半藏笑的那么开心了,记忆里是半藏阴沉的脸被大雨覆盖。

评论(6)
热度(132)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