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藏源】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小鸟

高能预警*
ooc*
花的反义词来源太宰治《人间失格》寓意不同*



“那花的反义词呢?”艺妓捂着嘴巴笑着问躺在她腿上的源氏,红色的灯光暧昧迷人,熏香黏腻甜人。
他醉醉醺醺的看着艺妓,精致的脸蛋乌黑的长发,黑色眼珠里是烧焦的花朵。
“花的反义词啊……那就是最不像花的东西了。”他今天喝了不少酒,酒气顺着脖颈爬上脸颊,被红色的光线点燃。
是我啊。

“哥哥喜欢怎样的人呢?”
“……温柔美丽的吧。”
“唉,真是老套的选择啊”
是和我完全不同的人啊。
叹息被彻彻底底掩盖在夏季的暴雨里,连着源氏一起,消失在铺天盖地的灰蓝里。


半藏看书习惯性看到很晚,每到夜晚总是源氏的世界。
吵闹的青年总是等天光发白才匆匆赶回家,带着一身烟味和露水气。
半藏每天都等着游戏厅老板和花街线人的电话,今天源氏又干了什么事,交了什么新朋友……或许源氏难以想象,但一想古板沉闷的兄长对游戏花街女子的了解度不亚于自己。
半藏看了看不知不觉又睡着了的源氏,缩在他手边的毛团老实安静。
今天就早点休息吧。半藏吹灭了蜡烛,他的房间又变的一片漆黑连月光都照不了,是源氏熟悉极了的场景。
无论他多久回来,迎接他的就是这无望的黑暗。
少主真是个冷漠的人啊,众人总结般的的话语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下就像耳语。

半藏小心给源氏盖上被子,脆弱的弟弟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被闷着。
也不知道是变成鸟后格外的疲惫还是因为半藏在身旁的缘故,源氏睡的格外的死,忍者的基自我修养不知道被塞在了那根毛里。
他蹭着半藏的脸,尖尖的嘴抵着半藏的耳根,被戳了好几下都没反应,反倒是凑的更近。雀雀带着股奶香,肚子上的软毛又细又短戳的人发痒。
晚安。半藏亲了亲雀雀小小的头。


半藏醒的早,这时夏日阳光还不是太强烈,薄薄地一层就是这时最亮的颜色。
源氏顺着半藏起身的动作骨碌碌的滚到了被子上,调皮的雀鸟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半藏的胸上躺着。
被弄醒的源氏,拍着翅膀想翻身坐起来,却因体重问题挣扎着滚到了褥子上。
浅浅的阳光照着源氏肚子上的软毛,就像一层糖浆。
半藏伸手去逗源氏,被着急的源氏狠狠的啄了一口。
好可爱……半藏又戳了一下。
“啾!”

换好衣服洗漱完,半藏揣着源氏出了门。他昨天处理这件事时就觉得不对劲了,源氏变成麻雀这件事在岛田家的高层居然只有半藏一人知道。
源氏在这个家的高层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半藏最害怕发生的事或许已经迈向了前奏。
他低头看了看衣服鼓起的一团,他什么都看不见。
怀里的小鸟也好,岛田家也好,源氏也好。

半藏端着两碗拉面在一个角落位置坐下。
源氏迫不及待的探出头,等半藏将面条送到嘴边。
一个好的早晨就是要从拉面开始。这是他一直坚持的信条。
当然从哥哥怀里醒来也是极好的。
说实话,他实在搞不懂半藏。拒绝他可以果断冷硬,却又可以像这样……像对待恋人一样。
他费力地咬着半藏送到嘴边的面条。
要拒绝就不要再对我那么温柔啊!要不然……要不然……我真的放不下啊。
这算什么冷战啊……源氏难过的想,半藏那天冷淡的言语还梗在他心尖。
还是说半藏对鸟类没啥抵抗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现在是不是该疯狂的刷好感度啊……半藏坐在床上看着他笑的比阳光还好看,睫毛镀着金光。

源氏还在胡思乱想时突然被半藏按回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一阵天旋地转爆炸声在耳边响起,半藏的血淋的他眼皮都睁不开。

评论(17)
热度(88)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