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藏源】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小鸟

高能预警*
ooc*
这章的一些bug就无视掉吧*
下章完结纯糖啦*




“半藏要当个好孩子哦。”母亲温暖的手似乎还没从他的头顶拿开,她就永远的消失在濑户的海里。
他确实当了个好孩子,可能回应他的只有漫无天际的浪花,
“但哥哥你会一直照顾我吧。”在母亲的葬礼上,反倒是年幼的源氏抱着安慰他,声音就像山雀。
他也确实在照顾源氏,可那个拉着他衣角色少年却越走越远,背影里洒满了春日的樱花。
现在,源氏说哥哥我们在一起吧。
那会怎么样呢?
他是岛田家的少主,他注定要延续、扩大这个家族。
心里的山雀像在唱着歌,歌声响天彻地满满的都是离殇。


下人战战兢兢的站在少主的房前,盛夏的温暖一点也没眷顾这个小院,它从里到外一片冰凉。
“你为什么会去那?”屋里的气氛更是接近冰点。父亲皱着眉头看着半藏,他的大儿子半裸着上身由下人清洗着伤口。
“我去找源氏,他昨天晚上没回来。”半藏低着头,矮胖的麻雀缩在他腿边努力的减弱自己的存在感。
“他倒是个聪明的……源氏的事你别管了,我自有安排。”
“……我是他哥哥。”
“你是岛田家的少主。”父亲站起身,推门离开,“你这只宠物麻雀今晚之前给我杀掉,你都什么时候还这么软弱,半藏。”
“是。”半藏目送父亲的离开,岛田家的家主的一头白发已经连阳光都照不亮了。
他也是时候接过这沉重的担子了,岛田家的荣耀和未来
他挥了挥手示意下人退下,自己接过药品。爆炸时他只来得及用神龙之力护住了源氏,自己被炸断了几根骨头。
好在不算太疼,半藏叹了口气,神龙之力已经将伤势治愈了七七八八。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半藏问爬到桌子上的源氏,他的雀雀耷拉着翅膀心情低落。
他用的问句,源式的沉默活生生把它变成了设问句。
“我会保护你的。”半藏放软了声音,源氏还是低着头,黑色的羽毛黯淡无光。
哥哥你什么都不明白啊。

“你不愿呆在家里?二少爷。”长老的声音隔着门传来,阴郁的声音回荡在长廊。
“……”源氏低着头,他身上还带着香粉味,甜软的味道紧紧贴着他,扼住他的咽喉。
“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做啊,二少爷。岛田家从不出叛徒,如果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只能……”嘲弄的声音消失在深红的大殿,暗红的一片照在源氏脸上就像血迹。
源氏是系着半藏的绳,只要有源氏在半藏就不可能卸下这份责任。
这是长老和源氏很早就了然于心的事,只要有源氏这个东西存在,那么半藏就……

大堂外阴云密布,看来是有场大雨啊。源氏叹了口气,鼓足勇气翻身跳进半藏的院子里。

我喜欢你哥哥,和我一起去外面吧。
我们逃开这里吧,在这里……哥哥你根本没有幸福啊。
我看过很多美丽的地方,有些是在任务里有些是在书里,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看。
……
想说的话,消失在半赞冷漠的眼里,薄薄的嘴唇就像刀子一点点割开源氏的心


我想要的……只是哥哥你能幸福啊,所以别再照顾我了,我已经不再是源氏了。
那个需要你照顾,躲在你身后的小孩了,现在的我只是只金丝雀,把你扯进笼中。

如果能让你得到自由的话,如果可以让你卸下这些负担的话,如果可以让你坦白的承认喜欢我的话……
那么……

源氏蹭了蹭半藏带着药水味的手指,闭上了眼。
“唉,睡吧。”半藏摇摇头抱着他躺到了床上,“别害怕,源氏。”
他说,声音就像樱花开花的声音,那伴随了源氏和半藏长大的声音,最后的敲在了源氏心上。
半藏的怀抱很温暖,他想起小时候摔倒时,半藏笑着把他抱起来,那时半藏几乎天天都带着笑,胸膛温暖的让人落泪。
再见了,哥哥。

夕阳西下,半藏才模模糊糊的睁开眼,龙神之力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源氏已经不在了,床上只有根漆黑的羽毛,软软的细细的。
已经恢复了么……他拿着羽毛坐起来,趁着太阳还没落下,他打算去看看源氏。
晚点他又要出去玩了吧,半藏拿起放在一旁的衣物却发现少了个东西。
象征着少主力量和权利的刀,不见了。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他心跳的很快,几乎要跳出胸口。
源氏……你……
他猛的拉开门,血腥味蜂拥而至。
他看到自己的刀了,散着蓝光在夕阳残存的微光下显得格外无情冷漠的刀插在源氏的胸膛里,他的弟弟挂着虚渺的笑意,眼睛还没合上,发直的眼睛里有着淡红的天空。
半藏一阵头晕目眩,仿佛为了回应父亲、岛田家的期待和自己的荣誉,他的雀雀真的在日落之前死掉了。


===========
上篇结尾真的不是刀啊,这篇结尾才是啊!
下章就是纯甜啦……其实个人觉得藏源在这段时期根本没法发糖,就算有都是里面塞玻璃片的还不如纯刀……个人觉得要甜就要等到《双龙》以后才是真甜啊!不再被束缚的半藏和不再痛苦的源氏……这样才是撒糖的标配啊!不然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在岛田家里he真的没希望啦!www一些个人的观点辣眼睛真是抱歉


评论(5)
热度(50)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