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麦源】风滚草和武神(上)

高能预警*
ooc*
投喂基友的产物*
大概是麦爹年轻来花村遇到雀雀的故事*
很短还有个下*





“呃……我可以解释的。”麦克雷侧着脸艰难的说话,他现在去狼狈极了,脸贴着地,背上还有只脚,倒在身边的垃圾桶还散发着拉面的香气,勾的他几天没进食的肠胃一阵抽搐。
“你不是本地人?我们这可不产牛仔。”踩在他背上的少年有一副好嗓子,清脆的就像山雀。他转着麦克雷的宝贝——那顶牛仔帽在他指尖不断的起飞落下,简洁的动作带着痞气。
“我是来旅游的,只是……这里的小偷似乎有点多,我只是想吃个饭……”他讨好的看着少年撒着谎,内里把莱耶斯骂了个狗血喷头,什么来花村处理下叫岛田组的黑社会小组织,等他双脚踏地才发现这小小的黑恶势力居然占了大半个日本。
“嗯……没有游客能把热兵器带进来,牛仔。”少年调笑的压下身,他摸着牛仔的大腿,在维和者鼓起的地方打着圈。
上帝……麦克雷哀嚎,如果换做平常,被有着这副好嗓子的少年触摸,他不介意风流倜傥的调个情,请他去酒吧或者床上喝一杯。但现在,如果那位少年再不换个地方踩的话,他可能就只能去医院要个护士姐姐的联系方式了,前提是他还有去医院的机会。
“嗯?怎么不说话了,杰西·麦克雷。”少年抵着他耳边说,温热的气息有着樱花和血的味道。
完了,麦克雷绝望的想,他现在已经倒霉到随手抢劫都能遇到知情人士了么,狗逼莱耶斯。


清晨的阳光被拦在狭隘的巷子外,麦克雷靠着墙喘着粗气,腰上的伤口被激烈的运动撕的更开了,一抽一抽的疼的他烟都叼不住。从几天前在飞机上吃的那个小牛排后,他这几天连水都只能喝积在帽子里的雨水,更是连饭的香味都没闻到过。
现在的黑社会真是敬业,他给维和者上好子弹,等他回去一定要把他的老师暗影守望的老大给痛揍一顿,不过,首先,他要活着回去。
他压了压自己已经有了个枪眼的帽子,过去的经历告诉他,遇到绝境时去找点钱总是没错的。
但再丰富的经历也会带来错误,第一次错误让他遇到了莱耶斯,被暴政统治到现在,而第二次……

麦克雷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才从游戏厅出来的网瘾少年居然有那么柔软的腰身,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他的钳制里脱出,在少年那灵气的深褐色眼里,他被一脚踹倒,那脚好死不死的刚好踩在他那还渗着血的伤口上。
在他的注视下,少年白皙的手指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牛仔帽。
“你是想打劫我么?”

“你不要紧张啦,我又不会告发你,甚至还可以帮帮你。”少年的声音带着笑意,带有口音的英语一点一点骚刮着麦克雷的心,“作为交换,你枪法好么?”

“谢啦,要不是只能用枪我早就能拿到了。”少年跪在他前面给他包扎伤口,在这个游戏厅废弃的仓库里有着全套的医务药品。
他有点不可思议,他几个小时前还走在生死的边缘线上流着血没吃没喝,现在因为一个定制的洋葱小鱿、一个陪他玩一天的承诺,就得到了简易的治疗、外卖拉面和飞回瑞士的飞机票一张。这笔买卖划算的让他相信了人间自有真情在。
“大概是岛田家讨厌的的事我都喜欢。”少年说这话时正背着阳光,绿色头发被微凉的春风吹动充满生机,是那么闪亮,以至于麦克雷看不清他的脸。
“能请教你的名字么?我不能总叫你甜心。”麦克雷问,少年娴熟的在绷带末位打了个蝴蝶结。
“武神。”在少年坚定的眼神里,麦克雷差点就信了。
“其实麦克雷是我的假名,我本名叫杰西·风滚草。”麦克雷在武神关爱智障的眼神里惭愧的低下了头。

评论(9)
热度(122)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