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酒茨】大王,那啥幼童是犯法的

高能预警*
ooc*
茨木转世养成梗*
私心许愿下酒吞和荒川*
后期可能会夹带一点点晴博白黑和荒天*




茨木第一次见到酒吞是在一个夏天,夏夜没有白日的燥热,漫天飞舞的萤火虫照亮了整个湖泊和眼前的人那火焰一般炽热的眼睛。
“跟本大爷走吧。”有着红色眼睛的人向他伸出了手,那只手干燥粗糙却又出奇的温柔散发着好吃的味道,让茨木想起自己刚刚吞咽下的那酸涩的肉。
他一口咬住了那只手,甜美血液一下子溢满了口腔。
好香、好甜,和以前吃的完全不一样,他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吮吸的速度,这份力量是如此的强大,有他熟悉的感觉。
男人把他抱在怀里,温柔的让他继续吸着,他鼓了两个小包的头抵着那宽厚的手掌,透明的有点咸的液体自上而下浸开了嘴里鲜美的味道。
那是什么,他疑惑的松开了嘴,望向男人。
“跟我走吧,茨木。”男人叫着他的名字,替他擦干顺着嘴角留下的血液和眼角的水光,鲜艳的红色一点一点被拭去,但弄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水珠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跟本大爷走吧,茨木。”男人嘶哑着又说了一遍,漂亮的眼睛塞满了和他一样的透明液体,在惨白的月色下泛着冷光。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你可是……是什么?答案就像在脑袋里断了片。
他伸出了手,朝着那苍白的月光,朝着远方大片大片的萤火虫,朝着那藏在深潭下的火焰。
他学着男人的动作,擦拭着那印着瘦小的自己的水滴。
“不好,不要,这种表情。”他笨拙的拼凑着字词,他刚刚学会一点人类的语言,还不能熟练的运用。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男人握住了那只瘦弱的手,细小的手腕被宽大的手掌紧紧地包裹住。
“不要,这种表情。”他还是执拗的说着,内心焦躁不安想继续未完成的动作。
“这就算答应了吧,走吧,我带你去吃饭。”男人将怀里的茨木换了个姿势,让他坐在自己的肩上。
“吃了,很多。”茨木想解释,他在遇到男人之前不停的在吃,这里已经是他经过的第三个村子了。
“吃人可是吃不饱的,”像是回忆起什么一样,男人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我会教给你,无论是什么。”
就像以前那样我什么都会交给你,但这次我会好好保护你,所以……记忆里那熟悉的身影被大雪覆盖,以往回头就能看见的笑脸一点一点变的麻木最后彻底消失在漫天大雪里。

评论(4)
热度(175)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