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藏源】三轮车上

高能预警*
ooc*
本来想一发开车结果到关键时候就萎了*
下章开车让我好好琢磨下怎么发*
第一发车我要好好酝酿下*



半藏低着头,他这个角度正好直对着源氏的眼睛。
他年幼的弟弟固执的睁着那双形状姣好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毫无一丝悔改。
夜晚寒冷的风从大门吹入,冰冷的空气吹开源氏单薄的衣物和草绿的头发也一点点吹散了他眼里的希望。
半藏直直的看着源氏,源氏也会看着他。半藏能很清楚的看到源氏眼里的东西,不是面无表情的自己,而是一片淋漓的鲜血,鲜血一点一点在幼弟明亮的眼里凝成自己的轮廓。
“少主,我们很高兴您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苍老的声音奸诈阴险,从大敞的门口传来。
半藏缓缓地转过头,源氏留在他身上温暖的血已经凝固,冷冷的副在他健壮的小臂上,就像是早年冬天源氏用带着雪水的手抓着他取暖。
那时源氏的手还没有常年练刀的老茧,不大的手柔软细腻。
“嘿!兄长,你快去看!我堆了好久的雪人。”
就像现在一样,手臂上仿佛被缠上了纱,除了手臂还有躯干、头发、左腿和右脚。源氏的气味包裹了他几乎所有的地方,淡淡的青草味还是以前留在他枕边的味道。
像是还惦记着门口刚刚堆好的雪人,拉他小臂的力量渐渐加大,顺着这个力度半藏缓缓的往前走,越过门口苍老的老人,越过银装素裹的花村,越过最大的那颗樱花树,他直直的走向地狱。
在那地狱的尽头,他终于看到了源氏堆好的雪人,那雪人滑稽极了,被番茄酱浇成了红色,胸口还插着一把太刀,用来装饰眼睛的黑豆洒在地上。
半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血的味道。
他猛地一震,从睡梦中惊醒。

多拉多的夜晚还是那么热闹,天空被灯光点亮泛着暧昧的黄色,各种喧闹声从窗外传来,源氏坐在床边充电,绿色的荧光灯闪个不停。
半藏起身拿了瓶水,冰冷的液体终于让他清醒了过来。
梦里的后续他还记得,他一刀切开了长老那苍老的脸,脑浆溅了一地。一个、两个……等他再次回到大堂时,那里已经没有源氏的尸体了,只有滩快要结冰的血水。


“哥哥!”手突然被冰冷的东西抓住,半藏猛地回头,源氏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趴在床上拉着他的手,“你要走了么?”
他开来很焦急,背后的充电线都还没拔下,因为距离问题只能狼狈的趴着,挺翘的屁股高高翘着。
拉着自己手臂冰凉的机械,开始有了点温度,半藏望着源氏,这个角度很相像,就像他现在还在梦里一样。
“来做吧,源氏。”半藏反握住那只手,力气大的吓人。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知道自己到底还在不在梦里。

评论(2)
热度(43)
  1. 大号马甲被揭了让我自杀噩梦挂在悬崖 转载了此文字
    棒棒哒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