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信邦/云亮/张良】你良心不会痛么

高能预警*
ooc*
真事改编*
大家都是三岁*
张良中心*



1
按照约定俗成老习惯,开场十分钟以内必来中路搓麻将。
今天格外的早,开场还不到五分钟,张良就发现河道边的草丛多出了很多东西。
张良不动声色的缩回塔下,一边叫韩信赶快来。
诸葛亮脚踩蓝buff,摇着羽扇在草丛里进进出出,蓝色的制服包裹着匀称的身型,帽檐下蓝色的眼睛就像沉静的湖泊。
刘邦远在上路,一边看着小地图寻找时机一边吃线。
韩信一看就很有战略思想,趁着对面计划在中路搞事一个人打了暴君顺便顺了对面几个野才蹦蹦跳跳往中路赶。
“怎么还没开始打?赵云呢?军师你等下先手,下个蓝给你。”
哦?你问我对面打野赵云在干嘛?张良竖着中指推了推眼睛,他指尖正对着诸葛亮进进出出的那个草丛。
看看,诸葛亮领口都被打湿了你说在干嘛?

“哟,几分钟不见,腰都要软了?”
“……东风破袭!”
可喜可贺,中路终于团起来了,韩信揉了揉蹲麻了的脚跳了出去,早知道那么慢就去把自家蓝给君主打了。
……张良也很绝望啊。

2
激烈的团战以诸葛亮的双杀和刘邦的双杀告终,张良和对面孙膑肩靠着肩躺在一起。
“张良前辈……”孙膑热泪盈眶的拉起了张良的手。
张良一边惺惺相惜的回握回去,“下次团我们也一定要死在一起啊。”一边冷漠的看着诸葛亮一脚从两人头上跨过。
那啥,团战可以输,团控必须死。
人可以不救,但一定要及时收割。——某刘姓男子。


3
“重言,你的意中人会脚踩仓鼠球……”
“君主,你别在人堆里传,会被打断的。”
“阁下的首级我就收下了!”
“……子房,你没有愧对你的言灵之书。”


4
张良 击败 诸葛亮
“哟,子房。敢不敢来比下自己打野,看谁能抢到龙?”诸葛亮一把拉住张良,笑的跟狐狸一样。
“没兴趣,不想。”皮皮赵,我们走。
张良 双杀 赵云
张良 击杀 主宰

“对不起军师……是龙没有保护好你。”赵云牵着诸葛亮的手,他好看的眉眼一半被水淹没,剩下一半像是夜空中闪烁的星。
“是我的错,如果不是说我来打龙也就不会这样了。”诸葛亮有点难为情,他很少犯这种操之过急的举动。
但像现在这样……赵云帮他整理好刚刚弄乱的衣领,温暖有力的手拂过被言灵灼烧的伤口,眼里的温柔让诸葛亮只能轻轻笑起来。
这样也很好啊。
“醒醒,大清亡了。”张良阴阳怪气的说着。

“子房!你已经抢到龙啦!”看着从野区窜出来的韩信和刘邦——脚下的蓝buff,张良冷漠的转身踩了一脚地上的诸葛亮。
诸葛亮:???
让我们回到一分钟前
张良正在砍着蓝,就被韩信的一个标记喊去了主宰前。
他当时还在好奇,为啥韩信这个打野不过去。
你又不是个演员,张良看着带着刘邦去对面野区的韩信,粗鲁的推了下眼镜。

5
“子房!单排这么惨啊,对面还公频骂你哈哈哈哈哈……”那人撑着头看着愤怒的张良,笑的腰都痛了。
“……你就来和我说这个?”张良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言灵之书了。
“哈哈哈哈哈,当然不是,”男人站起身,“只是想和你一起排。”
“……”张良偏过头。
“拜托拜托,我卡钻石很久了,就帮帮我吧子房。”男人笑起来很好看,眉眼弯弯带着情,“人头和蓝都给你。”

“军师!醒醒,大清亡了!别发呆了,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去爆水晶吧。”韩信裸着上半身披头散发的站在一堆人的尸体上,对张良说。
他的血条比张良的皮皮还少一些,一点点的红色点在那里,可怜的不行。
韩信 击败 赵云 助攻 张良 刘邦
团灭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张良突然笑了起来。
男人现在就躺在他脚边,一边抱怨着自己的人头却又在刚刚自己最危急的时候不顾一切冲过来嘲讽。
明明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啊,张良和韩信一起向着敌方水晶和胜利走去。
就像还要更早一点的时候,在那金戈铁马的岁月里。

6
“重言,你看。”张良隔了个超级兵推了推韩信。
“这么了军师?”韩信疑惑的回过头,水晶只剩下一丝血了。
“我脚下的蓝是你刚刚给君主打的。”
“……”

7
就算我的君主和将军喜欢虐狗爱抢我人头和蓝,但我仍然会保护他们。
张良看着爆开的水晶,红色的光线冲破天际,像是旭日东升的朝阳般,新的一场比赛又要开始了。
因为我是他们的军师啊,所以……就拿蓝buff人头传我来谢谢我,不要狗粮,滚。

评论(16)
热度(80)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