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挂在悬崖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呢』

【信邦】开黑么,我……贼能躺

高能预警*
伪学院*
借鉴AC一部分设定,例:通过终端机可以学习使用祖先的技能*
伪圣殿吸血鬼设定*




韩信起床时天才刚亮,远远的东方泛着白光,整个城市沉浸在一片暧昧的蓝灰里,宁静而祥和。巷子口不时有学生自行车穿过,即使在深冬也拉开拉链的蓝白校服被寒冷的风吹的老高,旗帜般宣告着着太阳的升起。
韩信叼着牙刷从窗子外面看,楼下的老太婆也醒了,偷偷摸摸的拿着壶往墙边倒水。
一股恶臭立马蔓延开来,冲的韩信直皱眉,他缩回头漱了口,拿起一边的梳子梳头,他手劲很大,一梳子下去掉了一大把毛,疼得他直呲牙。
等韩信拿上外套出门时,随着灰蓝的消失整个街道已经热闹了起来,苍白的阳光穿不透厚重的云层,模模糊糊的和早餐店燃起的炊烟混杂在一起向远方飘去。
隔壁的大妈因为恶臭和楼下的太婆吵了起来,难听的词一个一个往外蹦,吵得不可开交。但当韩信走出楼道时,两人同时闭了嘴,用嫌恶的眼神盯着他。
“哎呀,韩信啊,你知道我们也不容易啊……你看看,现在地价那么贵,你年轻人用水用电也那么多,下个月房价就翻倍了哈。”老太婆转动着她污浊的眼睛,配上她那小了一圈还起了球的黑色毛衣活脱脱像只大老鼠。
“好。”韩信点点头往外走,他熟练的掏了根烟,却在点燃时顿了顿。
已经没有闻不得烟味的人要去照顾了。
记忆像是坏了的水龙头,被轻轻一拧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他想起刘邦在冬天挽起袖口露出的那一截白皙的手腕,刷牙时鼓得像仓鼠似的脸,和帮他梳头时温柔的力度,掐他烟时眼里的光彩,还有靠在楼道边等他,侧着身是非常帅气的样子。
似乎记忆总会被美化,记忆里的刘邦总是眯着一双带笑的眼睛,隔着老远就像他招手,整个人被阳光笼罩。
他现在很少想到刘邦,一想就似暴风来袭洪水泛滥,整个心里里外外都被洗刷,说不难受是假的不高兴也是假的。
张良曾对他说这就是犯贱,那时正是个春日下午,阳光温暖舒适,咖啡店里满是甜腻的气息。韩信正在喝咖啡,苦涩的液体在这温馨的时刻也变得甜蜜。
“也许吧……”就像是在喝蜜糖一样,韩信满脑子都是刘邦,他会喜欢这里的奶酪蛋糕么?还是说抹茶蛋糕更好一点?
要是刘邦在的话……
可惜已经不在了,他又遗憾的低下头,将杯底黑褐色液体一饮而下。

刘邦和韩信的相遇不是偶然,这当然是从现在说起来。
在那可以被称为金色的岁月里,在那韩信还能舞动长枪的年岁里,在那万丈阳光下的日子。
透明的没有瑕疵的日子里。
韩信第一次见刘邦是路过学校的操场,紫发的少年从天而降一把把他扑倒在地。
“哎哟喂,辣鸡李白,你怎么不接我下?”好重……韩信被压的喘不过气,他想推开身上的人,那人却像是有千斤重般怎么也推不动。
少年骂骂咧咧的站起身,韩信终于从那厚重的长袍里探出头,他大吸口气,习惯性的皱着眉头:“我不是李白。”
少年比他还惊讶:“卧槽我这是传出战场了?唉我还说你怎么染头发了。”
“……呃。”韩信有些无语,他是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通过李白的名字推测出这不是件好事。
“唉,又得从新排了,李白那场多久才完啊……”少年气恼的摸着后颈,白皙的颈线没入衣领,只露出后颈那过分偏白的皮肤,侧着的脸是那样的好看。
夏日的阳光晒得人头昏脑胀,阳光透过宽大树叶落在少年脸上的只有细碎的光点,也不知是和李白比胜的心还是如被蛊惑般的,韩信脑袋一热。
“你……要不要和我排,我现在就可以……”韩信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年打断了。
“我钻的。”少年略带嘲讽的说道。
“我王者20星了……”
“大佬带我,求你了。”少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刚刚压疼你了吧,唉都怪我太不小心了。”
“嗯……呃,我、我叫韩信,刺客组的,你在终端上加我吧,我来组队。”太近了……少年好看的脸凑的很近,韩信都能闻到他颈间的薄荷味。
“我叫刘邦,坦克组的。”少年眯起眼睛笑,缝隙中露出的紫色被耀眼的金光照的发白。
那样的笑容……是现在韩信熟悉的,刘邦最完美的一张面具。
而当时的韩信,却直直的掉进了那片泛着冷光的紫色海里。


========
真是气死我了……
和自家刘邦开黑
adc:刘邦会玩不?传我治疗给我啊
邦:好好好,我的错,我下次一定保护好你技能都留给你

我:亲爱的,我去切后你记得传……
邦:自己买苍穹

???你这个样子会下不了床的,我给你说

评论(4)
热度(83)

© 噩梦挂在悬崖 | Powered by LOFTER